您的位置: 科学人才网 > 科学论文 > 生命科学 >

四川一高校研究登上国际期刊:脑更大的蛙寿命更长

来 源:成都商报
发布时间:2018-04-25

对于乡下农田司空见惯的的青蛙,你可能会觉得不足为奇,你甚至不会去想这样一个问题:青蛙的脑大小,是否与它的寿命长短有关系。

不过,这个看似无厘头的问题,却被西华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两栖动物生态适应研究团队认了真,他们试图通过实验数据来寻求二者之间的关系。本月初,国际进化生物学权威期刊《Evolution》(《进化》)发表了该研究团队5名成员与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Kotrschal Alexander博士共同完成的论文“Large-brained frogs mature later and live longer”(脑更大的蛙类活得更久),经研究表明:脑更大的蛙类,活得会更长久。

西华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博导,也是两栖动物生态适应研究团队带头人的廖文波觉得,这个研究发现其实是一条关于蛙类很有意思的“八卦新闻”,让人们多掌握一个常识,更好地去研究和了解蛙类动物。

四川一高校研究登上国际期刊:脑更大的蛙寿命更长

四川一高校研究登上国际期刊:脑更大的蛙寿命更长

四川一高校研究登上国际期刊:脑更大的蛙寿命更长研究团队在野外采集蛙类样本数据

新的发现

蛙类脑大小与寿命长短成正比

这个研究想法的产生,纯属意外。

“其实就是坐在办公室里,突然想起来研究这个问题的。”去年下半年的一天,廖文波坐在办公室指导团队成员写论文,期间,他在网上浏览到这样一篇文章,灵长类动物的寿命与脑大小存在关系。

“我们研究的蛙类,会不会也存在这样的关系?”廖文波一拍手,对这个蛙类界的“八卦新闻”来了兴趣,他让团队成员余鑫在网上搜罗相关资料。

“网上有人提到蛙类的脑大小与寿命长短可能有关系,但没有做系统研究。”余鑫在网上搜索后,又和研究团队的成员对实验室过去8年内采集到的蛙类样本数据进行系统梳理。

团队成员通过对采集到的上千条样本数据进行梳理研究后,很快得出结论:蛙类的脑大小,确实与寿命长短成正比关系,脑越大的蛙类,性成熟更早,寿命会更长,比如说青蛙的繁殖寿命(性成熟后的寿命)跟脑的嗅球、脑腹侧相对大小呈正相关关系,与嗅神经、视顶盖、中脑、小脑区域没有关系。

四川一高校研究登上国际期刊:脑更大的蛙寿命更长

四川一高校研究登上国际期刊:脑更大的蛙寿命更长廖文波在电脑上指出《进化》期刊的封面

样本数据

40个种类的蛙分别来自10余省市

为这项研究结论提供数据支撑的蛙类样本,是廖文波所带领的两栖动物生态适应研究团队在过去8年内所采集整理的,分别来自四川、云南、贵州、湖南、广东等10余个省市,每一个蛙类样本,都注明了采集地的经纬度,除了常见的青蛙外,还包括牛蛙、树蛙、泽蛙等等40种蛙类。

研究团队是如何判断一只蛙的年龄呢?

廖文波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团队采用的是骨龄学切片法来判断一只蛙的年龄。在采集样本的时候,样本采集者会将蛙的右后肢最长的一根脚趾第二节趾骨切断,然后通过苏木精染色法看年轮线来确定青蛙的年龄,“就像树木一样,要判断一颗树的年龄,也是以数年轮为准”,一般来说,蛙的最长寿命是生活在高海拔地区的湍蛙,寿命10多年,我们通常见到的青蛙,一般年龄在五六岁左右。

“蛙都是晚上去捕捉,然后解剖研究。”研究团队成员金龙说,捕蛙是一项辛苦的工作,也暗藏危险,研究团队的成员都是晚上打着手电筒去乡间农田捕捉,有天晚上,他和同伴打着手电筒捕蛙,光线在水面上一晃,一个“青蛙脑袋”探出布满浮萍的水面,他原本打算用手去捉,但距离太远便改用网,“一网住才发现它根本不是青蛙,而是一条蛇”。

金龙全程参与了蛙类脑大小与寿命长短之间关系的研究,也是后来发表在《进化》期刊上的论文作者之一,他从2009年进入西华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开始,便加入两栖动物生态适应研究团队,直至去年硕士毕业留校,仍待在团队工作,这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兴趣使然。

四川一高校研究登上国际期刊:脑更大的蛙寿命更长《“Large-brained frogs mature later and live longer”(脑更大的蛙类活得更久)》论文打印页

四川一高校研究登上国际期刊:脑更大的蛙寿命更长研究团队成员余鑫

权威期刊

论文在国际进化生物学期刊上发表

4月3日晚上,当得知自己署名为第一作者的论文“Large-brained frogs mature later and live longer”(脑更大的蛙类活得更久)在国际进化生物学权威期刊《Evolution》(《进化》)上发表时,团队成员余鑫激动好了一阵,“熬过了最黑暗的两个月,终于有了个结果”。

余鑫是这篇论文的主要起草者,因为这是一篇要在国际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论文内容必须全部用英文来写。“因为她(余鑫)的英语成绩很好,所以我就让她来写论文初稿。”廖文波说。“当时每天上了课,就去实验室,查文献资料,搜集实验数据,花了两个月才把论文初稿写好交给廖老师。”高考英语成绩146分的余鑫坦言,“写论文是自己人生中度过的最黑暗的两个月,有时候做梦都在写论文”。

廖文波说,在研究后期,他将整个研究过程和结论还发给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的Kotrschal Alexander博士进行探讨和交流意见,后者主要是开展对动物脑袋领域方向的研究,这刚好与自己团队所研究的蛙类脑与寿命长短这个选题有交叉点。成都商报记者看到,这篇刊发在《进化》期刊上的论文,有Kotrschal Alexander博士的署名。

对于这项研究发现的应用价值,作为论文通讯作者的廖文波说:“要说(研究成果)有什么应用价值,其实就相当于1+1=2,谈不上应用价值,但可以让人们多掌握一个常识,更好地去研究和了解蛙类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