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中国科学人才网 > 科学论文 > 医学科学 >

健康扶贫实现互联网医疗深层价值

来 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8-01-25

■本报记者 贡晓丽

据国务院扶贫办建档立卡数据库显示,截至2013年,因病致贫、因病返贫贫困户占建档立卡贫困户总数的42.4%,2015年该比例为44.1%,截至2017年10月,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贫困户占贫困户总数的46%。

健康扶贫既是国家扶贫工作的重要方面,也是精准扶贫的重要体现。在近日举行的互联网医疗与健康扶贫论坛上,国家卫生计生委财务司扶贫办处长曾云光表示,国家卫生计生委扶贫办将会进一步深入研究推进有关工作,逐步形成可复制、可借鉴、可推广、可持续的“互联网+”健康扶贫的模式,为健康扶贫提供支持。

打造“互联网+”健康扶贫模式

贫困地区大多处于革命老区、边远山区、少数民族地区、边疆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比较滞后,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历史欠账比较多,医疗卫生资源严重不足,特别是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设施条件较差、人才匮乏。而且,贫困地区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短板比较突出,健康扶贫的基层基础工作亟待进一步加强。

曾云光表示,如何提高医疗卫生服务的可及性和有效性,让贫困人口能够就近看病,及时得到便捷的医疗卫生服务,是影响健康扶贫成效的关键。如何打造“互联网+”健康扶贫的模式,曾云光提出,具体做法有以下几方面。

首先要构建覆盖到村的远程医疗服务体系。组织指导三级甲等医院面向贫困地区推进远程医疗服务体系的建设,形成覆盖国家省市县乡村等6级联动体系,建立检查检验结果会诊结果复认机制,面向医疗机构开展远程医疗服务。

其次,开展普及到人的在线医学教育同样重要。依托三级甲等医院构建在线医学教育的平台,面向贫困地区医疗机构提供基于宽带网络的临床教学、继续教育培训等服务,提升基层医疗卫生队伍的临床诊疗能力和服务水平。

同时,还要落实精准到付的在线的慢病管理。依托各级医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完善贫困地区在线慢病管理工作,指导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常见病慢性病的管理,提高自我健康管理和家庭管理的能力,促进健康生活方式的形成。

双向工程推进

在互联网医疗与健康扶贫方面的探索,各个领域都在开展。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党政办副主任林辉表示,邵逸夫医院打造了一个区域互联网医疗平台。这个平台用互联网连接了医院、医生和健康产业,共同打造智慧医疗的协作平台,目的是分级诊疗和医疗资源下沉,促进区域各类医疗机构协同发展,最终为老百姓提供更便捷的医疗服务。

2017年11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成立了沃森智能肿瘤会诊中心及全国沃森教学示范中心。基层临床医生能够以“沃森”为工具,接受到最规范化、标准化的培训,并在此基础上结合患者的个体化因素,帮助临床医生为患者提供更佳的治疗方案,也让患者获得更佳的医疗服务,推动我国医疗人工智能快速发展。

“互联网医疗+健康扶贫”是一个双向工程,单单是靠互联网平台和医院的推动是不够的。它需要政府通过各项政策,打通相关的路径。

2017年以来,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彭阳县大力推行县乡村“医共体”建设,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家庭医生签约“三级团队”服务。

一级团队为签约服务团队,以县级医疗卫生机构、乡镇卫生院及社区卫生服务站、村卫生室为主体组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团队。二级团队为签约服务指导团队,主要由县级公立医院不同专业副高级以上职称人员组成。三级团队为互联网医院和医联体专家团队,由好大夫在线线上三级医院不同专业的专科医生和县级公立医院医联体医院专家组成。

签约居民足不出户便可享受区内外三级医院专家在线诊疗咨询服务、健康教育、远程会诊服务,实现了诊疗信息互通互享。

彭阳县人民政府县委常委、政府副县长史金龙强调,让医疗资源进行有效的下沉,医疗资源下沉之后就能够有效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这是对健康扶贫一个最有效的解决方式。

据史金龙介绍,彭阳县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贫困人口共1444户、4688人,目前患病人口共750户978人,要做到精准的扶贫尤其是做到精准的医疗扶贫必须要做到一人一计划、一病一方案。

互联网医疗的深层意义是健康扶贫

互联网技术应用于医疗健康,一直是通过数据把医学专家积累的宝贵经验,转化成标准化的知识基础,做到数据驱动医疗服务。而健康扶贫是其更为深层的意义,通过突出网络分级诊疗为农村健康扶贫起到的作用,网络分级诊疗打通了省—县—乡村三级医生资源合作体系。

互联网分级诊疗探索,正是微医医疗的创新。“大家都知道我们国家现在优质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型三甲医院,而三甲医院的知名专家是有限的,微医打造核心医疗团队就是为了让驻院医生、主治医生、副教授、教授这样的专家团队的力量为我们老百姓服务,同时提高专家工作的能量。”据微医首席医疗官、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说。

据介绍,目前微医的服务规模,覆盖我国30个省市、2400家重点医院。“我们在2015年打造了7400个专家团队,也就是因为这样的专家团队可以对全国的边远山区或者贫困省份进行医疗传授,也为老百姓节约了3800万个工作日。”张群华表示。

作为医院管理者,上海第六人民医院副院长殷善开表示,他最关心的是在现阶段,要将互联网医疗与传统医疗的流程有机融合,“我们期待的是每一个病人都能够通过手机端做远程咨询,我们通过医院提供智能导诊,实现预约挂号等功能”。

他坦言,在远程咨询的过程当中如果在证据充分的情况下,涉及到有代表性的慢性病病例,医生是否可以直接进入给予治疗康复建议的程序,或者直接进入评估或教育程序,这可能是互联网医疗还有待加强的方面。

“就目前而言,无论是在检查还是治疗的领域,更多还是需要面对面的问诊,希望部分工作能够通过线上进行随访和评估,并且这一部分需求随着整个信息技术以及相关领域的技术发展,会越来越多。”殷善开表示,只有实现了互联网医疗与传统医疗之间的融合,才能真正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让医疗服务更便捷、更高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