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科学人才网 > 新闻中心 > 人物报道 >

王选去世已12年 人们为何念念不忘王选精神

来 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8-05-02

    王选生前工作中。资料图片
 
几缕墨香,陪伴你我走过成长、成才、学习、工作的每一段时光。不过,今天的你可曾知道或想起,这背后,那个默默耕耘十余载,让出版印刷“告别铅与火,迎来光与电”,用激光照排技术将汉字带入信息时代的人?
 
2001年,中国工程院颁发“二十世纪我国重大工程技术成就”评选结果,“汉字信息处理与印刷革命”仅以一票之差位居“两弹一星”之后,而列次席。这项被称为影响汉字传承乃至中华文明进程的重大科研工程与一个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他就是王选。
 
被称为“当代毕昇”“汉字激光照排之父”,2002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王选,在20世纪80年代掀起了中国印刷技术的第二次革命。而他所在的北京大学计算机研究所,今年迎来了35周年所庆。
 
从2006年王选去世至今,已有12年。但北京大学计算机研究所多媒体信息处理研究室主任彭宇新却觉得,王选从未走远,他的精神一直影响着北京大学计算机研究所的成长和发展。
 
“科学研究必须要创新,敢于走自己的路,  敢于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
 
1975年前后,不少人认为在西方发达国家科研人员已经先行一大步的情况下,王选的汉字信息压缩和还原方案不可能成功。但王选并没有气馁,他坚信自己的选择,并继续投入更多精力设计完善总体方案。他甚至做了更大的决定:跨过当时流行的二代机和三代机,采用激光输出方案,直接研制世界上尚无商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统。在研发样机的过程中,王选克服身心病痛劳累、骨干人员退出、设备落后、工作条件简陋等种种困难和压力,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最终与团队一起成功地将原理性样机做了出来,并经过一代一代地改进,最终形成中文电子出版系统推向市场,被国内99%的报社和90%以上的书刊(黑白)印刷厂采用。
 
“王选能成功得益于他的数学基础,还有他在科研工作中不畏艰难、坚持不懈的精神。任何事物的发展总不可能一帆风顺,尤其是对于要成就大事的人而言更是如此。一个人要想有所成就,必然要经历极为痛苦、煎熬的时期,这其中可能会有压力、有打击、有挫折、有苦苦的探索甚至是濒临绝望。”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田刚今天谈起王选仍然感慨万千,“王选顶住了超乎常人的压力,克服了艰难困苦,最终一鸣惊人。”
 
“当年,我们做研究时,很多人讽刺我们是‘天方夜谭’‘玩弄骗人的数学游戏’,等等,但我们还是坚持了下来。”在王选夫人、北大计算机研究所教授陈堃銶看来,“敢为人先”的精神是王选成功的关键要素之一。“科学研究必须要创新,要走自己的路,敢于走自己的路,敢于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而不能像打‘橄榄球’一样,看到热点就一窝蜂冲过去。”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北京大学计算机研究所所长郭宗明说得最多的是,“王选精神在传承,王选事业在发展”。“简单来说,王选老师提出的‘顶天立地’,即高科技产业应实现‘顶天立地’模式,是我们一直追求的发展之路。‘顶天’是不断追求技术上的新突破,‘立地’是把技术商品化,并大量推广应用。”
 
因为认同、坚持了这样的观点,自2000年开始,一直在图像视频识别技术领域深耕的彭宇新,始终将王选所说的“科研人员不能只拿国家的钱,而要用研究成果去市场上做出效益”牢记于心。以彭宇新为代表研发的计算机图像视频识别技术不仅在国际权威评测TRECVID视频搜索比赛中获得过6次第一名,且已应用于国家网信办、公安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等单位。同时,该技术也获得了2016年北京市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人们为何念念不忘王选精神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甘为人梯、提携后辈”,是大家说起王选,绕不过去的关键词。
 
参观王选纪念陈列室时,记者在一个角落发现印有员工照片的花名册,里面详细记载着研究所年轻人的来历、研究方向、兴趣爱好和能力特长等各种资料,“王老师对每个人都很照顾,不仅关心他们的科研工作,也为他们的生活待遇操心。”王选生前秘书、北大计算机研究所王选纪念室主任丛中笑在一旁解释道。
 
丛中笑介绍,1993年,57岁的王选春节设计的一个方案被他的学生否定了,这使他意识到计算机技术发展和知识更新迅速,年轻人具有明显的优势,经过深思熟虑,他宣布退出科研一线,全力支持和培养年青一代。
 
也是在这一年,王选写下《给年轻人提供良好的环境和提倡团队精神》一文后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反响。王选提出了“价廉物可能不美”的说法,“优秀年轻人在有了很好的住房和工作、生活条件后,便不大会无限制地追求物质待遇,而会投身于他们看得更重的事业上去,这说明‘金钱不是万能的’;但过低的收入,没有安身的住房,则很难使年轻人去‘献身’,因为一大堆后顾之忧分散了精力,这说明‘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而即便在病重之际,王选依然不忘为年轻人鼓与呼。2005年10月,王选忍着病痛,为《光明日报》写下一篇7000字长文,而主题就是给优秀人才提供良好的创新环境,他分析了电子计算机诞生60年来计算机领域重大发明的产生过程,指出“所有这些重大发明均来源于一个、两个或三个杰出科学家的奇妙构想”,“这些重大发明的提出者大多为30多岁的年轻人,有的仅20多岁”。
 
即便10多年过去了,人们为何念念不忘王选精神?他的时代价值是什么?
 
“永不止步的创新精神,百折不挠的奉献精神,刻苦踏实的工匠精神。”陈堃銶这样总结,“我们在‘告别铅与火’之后,并没有停下前进创新的脚步,又告别‘报纸传真机’‘电子分色机’‘纸与笔’‘照排胶片’等等。年轻时的王选曾因废寝忘食的工作累出重病,也曾遭遇过家庭变故,但是这些挫折即使再大,都不能打倒他为国奉献、百折不挠的信念。”
 
“在陈列室中,展示着王选老师设计系统和修改字模信息的手稿,在他家里,还保存着2200多页这样的手稿,每页都比A4纸要大,工工整整、密密麻麻。他曾设计了几个专用芯片,都是一次成功,因为芯片返工重做代价很大,王老师在设计时就给自己定了目标:努力做到一次成功。”丛中笑解释说,这就是刻苦踏实的工匠精神。
 
“超越王选,走向世界”
 
“当年王选老师扶持我们成长,我们这些师兄弟们也要学习王老师扶持年轻人的精神,培养研究所的年青一代。同时,也要把王老师开创的事业继承下去,努力把科研成果转化为服务国家、社会的产品和应用,在产学研的道路上坚持走下去。”郭宗明说。
 
郭宗明补充说,他们很多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包括“图像视频识别技术”“字库自动生成技术”“写稿机器人”等北大计算机研究所的代表性研究成果,都是延续王选开创的技术基础之上的。“比如,我们继承了王选、陈堃銶开创的媒体技术的研究,并加以发扬光大,把媒体的数字化技术扩展到智能的媒体化技术。例如,机器人自动写稿极大提高了写稿效率,手写个性化字体的自动生成技术达到‘见字如面’的效果,图像视频识别技术使得媒体大数据不仅能存得下,还能管得住、用得起,还有计算机视觉技术,虚拟现实技术、版面理解技术、知识服务技术等等。”
 
彭宇新说,让王选精神释放更大时代价值,要从自己做起。他一直记得,王选坚持带病指导他们的研究工作。2005年,彭宇新的一篇论文被国际视频领域的顶级期刊TCSVT接收,在当年的计算机所年终总结会议上,王选在病重之际录制了讲话,还特地表扬了这个工作,让他备受鼓舞。正是受到这样的影响,彭宇新把每周与学生讨论研究进展当作自己必须坚持的工作之一,“我要及时关注学生的研究工作,帮助解决他们遇到的问题,对他们取得的成绩进行表扬和鼓励。”而大家视之为生命的科研,他会自行调配时间,加班成为常态。
 
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2017年,北大计算机研究所通过了严格的国际评估。校外专家评审组的结论是,研究所的学科建设和研究水平处于世界一流水平。
 
在郭宗明看来,北京大学计算机研究所成立35年以来,做的事情很专注,但绝不意味着只是守着王选开创的一亩三分地不发展,也不是随意乱发展。“我们要继承‘科研为应用’的思想,开辟新的研究方向,跟上国家和市场需要,完成王选的遗嘱之一‘超越王选,走向世界’。”
 
  (本报记者 晋浩天 本报通讯员 卢曦雨)